影史最经典电影之一《飞越疯人院》影评

《飞越疯人院》是于1973年,由米洛斯.福尔曼根据坎.凯西同名畅销小说改编拍摄的电影[小说发表于20世纪60年代,当时的年代是美国十分动乱的年代,造成了当时大多的一些报纸,小说与电影所表达多是具有批判性的,小说中的讽刺意味更加的明显]《飞越疯人院》可以说的是美国电影历史上最经典的影片之一。
《飞越疯人院》电影海报
米洛斯.福尔曼因这部电影获得的五项奥斯卡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编剧、最佳男演员及最佳女演员]同时还获得了[最佳男配角、最佳摄影]两项奥斯卡提名,米洛斯.福尔曼此前便因首部执导电影《黑彼得》在影坛中一战成名,此次的成功更加的扩大了影片的影响力。
(得奖时众人的合影)
影片的整体调性十分的简单明了,以电影名就能看出这是一部讲述关于逃离精神病院的影片,与此不同的是电影中讲述的是一个正常人在精神病院与一群精神患者想方设法逃离疯人院的故事,这正是电影的高明之处,用正常人的角度与看待甚至去融入精神患者的世界这给影片带来的很大的观赏性与戏剧冲突。

这一点与斯皮尔伯格导演于1994年上映的《辛德勒的名单》很是相似,以德国人去解救犹太人,中国的《我不是药神》也是借鉴的此类手法,以正常人去帮助白血病患者。影片中所刻画的人物性格都具有十分明显的特征,每个角色内有蕴藏着十分重要的内核,相互牵连的推进影片的发展,爆发点也是十分准确,使影片的剧情达到十分出彩。

影片中的主角的一句话“至少我试过了”是整个影片所要表达的主旨所在。

这句话十分简短在却能使人最为印象深刻,里面不仅包含主角抱怨、愤怒、无奈同时也是影片最想表达给观众们看一幕。

下面则是整部电影的解析

《飞越疯人院》电影的剧情概况与细谈

影片的开头采用了一个远景镜头,导演十分聪明的利用湖面倒影呈现出一个十分完美的比例,很有艺术感。背景音乐加入的透露着一丝的诡异感,通过山顶的雪和日落的黄昏的细节处理交代出了季节与时间 [图片十分的唯美,完全可以当作手机壁纸] 随后一辆汽车的车灯闪烁着并前行,可以说影片的开头的便碾压了一众电影,后来也有很多电影去借鉴。

第一个出场的重要人物是这所精神病院的护士长瑞秋(路易斯.弗莱彻)她是影片中极为重要的一个角色,她身穿一身黑色走进了精神病院的走廊。

黑色的服装与整个病院的白色墙壁包括保卫、护士、和病人的白色制服形成了很大的反差对比,医院的打扫的警卫挨个与瑞秋问好,便不难看出护士长在病院中的地位。

女护士配药通过广播通知病人们排队服药,每个人都很听从,进行挨个服药,也侧面的体现出病人们在病院中的体制化严重。

接着一个被大家称作“酋长”(威尔.萨姆森)的高大的印第安人,在排队中停留了一下,紧接着被保卫推了一下去服药。注意下这是一个细节,为后面剧情的转变,稍微铺垫了一下。

随后汽车的抵达,两名警察带着一名戴着手铐同样是身穿一身黑的一名男性进入了医院,他就是本片的主角麦克墨菲(杰克.尼克尔森)ps:这名演员也是我个人很喜欢的一位。

进入病院的麦克墨菲四处张望,精神病院的其他人也都用异样的眼光去看麦克墨菲,他是一个很聪明罪犯,他通过伪装成精神病患者去逃脱法律的制裁,手铐打开的那一刻,他便彻底释放自己,去扮演一个精神病患者。

下面是十分重要的一幕,在很短的时间线上,麦克墨菲与护士长瑞秋、酋长和比利(布拉德.道里夫)这三位在影片中最重要的角色进行了接触,互相的不同形式的接触使得角色在影片中的特征表达出来,同时也顺带交代了其他的角色的一些特征。

(与护士长瑞秋的接触)

(与酋长的接触)

(与比利的接触)

接着麦克墨菲被叫到医生那里进行测试,在哪里麦克墨菲用他的机智来通过了测试。

在这其中也交代了麦克墨菲来到这的原因以及更进一步的设立了他的形象是暴力的、自大的。

他们定期会开做热身运动和开会讨论,病人们在讨论过程中会经常的产生矛盾,并且十分认真,只有麦克墨菲看着他们感觉十分好笑,护士长瑞秋对这种争吵也已经习以为常。

这种会议在后面也将会成为逐渐积累然后到爆发的一个场景。

在自由活动时间麦克墨菲尝试去接触酋长。同时护士长也在楼上监视着麦克墨菲的一举一动。

同时护士长也在楼上监视着麦克墨菲的一举一动。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麦克墨菲很快就融入他们的生活,并掌握着主动权,在一次麦克墨菲与病友的赌注中,第二次的会议开始麦克墨菲开始为收看棒球赛与护士长瑞秋进行讨价还价,他们选择投票去决定。

结果是麦克墨菲并没有赢得观看棒球赛的要求,与前面所说的一样这便是第一次的爆发积累

接着便是影片第一个小高潮点,麦克墨菲再次与病友们打赌,赌注是麦克需要把带有水枪的石墩搬起来去砸开玻璃,麦克尝试去搬,但是石墩纹丝未动(这里要为杰克.尼克尔森的演技点个赞)。

麦克失败了但是整个影片内核以及想要表达的东西都在他所说的那句话中“至少我试过了”说完便愤然离去。

这里的石墩将在影片中出现两次,但是结果却完全不同。

另一方面医院的保卫却在办公室里收听世界大赛的广播,形成对比提升了戏剧性。

在第三次会议中这次的重点仍旧是关于讨论收看世界赛的问题,不过此次的会议以比利讲述自己的故事为开头,从比利的讲述中是关于爱情方面的问题。

而护士长瑞秋听完后的追问的话语中提到了比利的母亲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点,爱情与比利母亲的涉及将成为为影片后半段最大的矛盾冲突的导火线。

紧接着便是由锲士提出关于收看世界赛的要求,再一次提出来投票表决,这一次病人们都举起了手,获得了9票,但是由于病院里有18位病人,护士长瑞秋仍然拒绝。

但是麦克自导自演了一场棒球赛,病友们听着麦克的解说纷纷走出来,这一次大家彻底欢呼了,(再一次为杰克.尼克尔森的台词功底点赞)这也是对护士瑞秋的一次反抗,这次的积累再一次上了一个高度。

在自由活动中麦克通过酋长的帮助成功的翻过了栏杆,这是麦克第一次逃出疯人院。

他偷偷的藏在公交车上,等待着病友们上了公交车去放风时,他便开动公交车载着他们离开了疯人院。

这是那些精神病患者第一次看见外面世界的美好,麦克去公寓找来了他的老情人带上了公交车去前往海上钓鱼。

其中有一句很耐人寻味的对话,麦克情人对着车上的病人们问道:“你们都是疯子吗。”病人们微笑的点点头,病院外女人的出现也为接下来的剧情的发展与承接起了很大的作用。

他们抵达海岸假装医生偷开了一艘船,他们在船上第一次感受到了快乐,这是他们实现的第一次的飞越疯人院(但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

紧接着他们回到岸上,此时病院里的人和警察已经在岸边等着他们。

回到病院他们开始讨论关于麦克的行为如何处置,最终护士长瑞秋选择留下他,这里的留下并不是帮助而是护士长瑞秋对麦克之前的所做作为的一种报复,后面电影会提到。

紧接着在自由时间的球场上,麦克组织了一场球赛这里再次涉及了酋长,然而这次的比赛是保卫们和精神病患者的一场比赛,再一次达到了我们开头所提及的导演的高明之处。

那些精神病人的每一次的投中篮筐都引起了其他病人们的欢呼,这与之前的麦克刚进疯人院的病人的状态截然不同,此时病人们的体制化逐渐的淡化,然而在下面的会议中展现的更为明显。

球赛的结束由于保卫的透露,麦克知道自己将要被困在这了,在第四次会议上麦克提出了关于为什么不能离开的问题。

在会议上,麦克了解到其他人都是自愿进来精神病院的,这下,整个电影的调度又再次拉回到了正常人审视精神病人的局面,在此次会议上提问的人越来越多。

这一次积累的达到了极致,最终爆发,包括一直以来毫无表情的护士长瑞秋也在此刻爆发出来,一直控制大局麦克也逐渐失控,发生了动乱。

麦克与保卫发生了打斗,酋长上去帮助麦克解围,这并不是一次普通的解围,导演不喜欢突然爆发的戏剧张力,他把每一条线都整理的十分紧密,都是积累式的爆发,包括酋长这条线,麦克之前与他的每一次接触酋长都在改变,不会让你看到后面的突然转化感到很突兀。

在结束闹局之后,麦克墨菲、酋长与锲士被带到治疗房接受治疗,第一个被带走的是锲士,他疯狂地挣扎他之前知道这样的治疗方法是十分可怕的,这里只是间接的表现了一下。

然后酋长与麦克进行了交流让麦克十分激动,此时的导演埋下了很长的线也拉了出来,酋长是影片中最具智慧的人。

他看透了疯人院的一切,他知道如何伪装自己,由于前面各条线的铺垫搭配,这样的处理为影片的转折增加的很大分数。麦克也提出要离开这的想法,酋长也同意了,这是他们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飞越疯人院的想法。

麦克也提出要离开这的想法,酋长也同意了,这是他们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飞越疯人院的想法。

第二个被带进治疗房的是麦克,这个地方的处理可以说是十分的优秀,麦克走进治疗房中有五六个医生等待着他。

是电击惩罚,然而在电击开始前的阵仗以及准备工作都足以让观众感受到十分的可怕,不得不说杰克.尼克尔森表演十分具有感染力,包括这个片段的细节处理都很到位。

经历过电击后麦克一脸木讷的走到了病友身旁,病友们望着他眼中已经带有惊讶、关心、无奈此时的他们几乎已经摆脱体制禁锢,然而麦克只是戏弄一下他们。

麦克现在也已经成为了这些精神病人中的领导者与核心。麦克在经历电击之后已经厌倦了在这里的生活。

他计划决定逃走,麦克去与酋长商量关于逃跑的事情,而酋长却告诉他我“不能,就是不能”(这里的我不能并非说不想逃离,而是对自己的所说,是对被困在这的自己所说)酋长说起了关于他父亲的故事,所说的一番话则是整部电影另一内核。

整部电影想要通过话语表达的东西极少,这也是电影的成功之处。

麦克在想要逃跑前偷偷叫来了两位情人,这是院外女人的第二次出现,作用与第一次差不多促进剧情走向与发展,麦克想要在临走之际在进行最后一次的疯狂。

通过广播叫醒了所有人,开始了他们的party,每个人最真实的一面都在此刻抒发出来了,每个人都很开心,享受着这一切。

在party结束之后麦克决定要走,与大家告别,然后他发现比利的不对劲,比利表现都说明了他爱上了麦克带来的那个女人,随后麦克为了满足他决定让情人陪他一夜,这时导演之前隐藏在比利身上的两个点,其中的关于爱情的点就浮现出来了。

天亮之后,麦克与酋长因为等待比利的事情导致睡着了错过了逃跑的机会,护士长瑞秋也已经来到病院,瑞秋也不再隐藏自己的虚伪,彻底发怒了。

紧接着找到了比利在护士长瑞秋的逼问下,比利身上关于母亲的另一个点也彻底爆发出来了,比利在害怕与惊恐时被警卫带走。

麦克和酋长仍然努力想要打开窗户去逃跑。

随着护士的一声尖叫,比利自杀了,这一剧情的安排使电影走向完全调转了个头。

麦克再也按耐不住他把所有怨恨都归结于护士长瑞秋,他死死的掐住了护士长的脖子,最后被警卫击倒。

镜头一转病院又恢复了与开头一样的气氛,麦克也被单独的带到别处。

终于一天夜里警卫把麦克带了回来,酋长一直等待着,走向麦克的病床却发现他的额前叶被切除掉了。

酋长明白了一切说要带他离开,便用枕头闷死了麦克,只有这样才是让麦克墨菲唯一能离开的办法。

酋长走向之前麦克搬过的那个水枪石墩,用尽全力去搬动了石墩,这里是石墩第二次出现,代表的结果是不同的,最终砸向了铁窗,酋长逃了出去。

这便是影片中真正意义上的飞越疯人院的实现的一次。

影片最后被惊醒的泰伯嘶喊起来,这是麦克的与被困在病院中的所有人的嘶喊,象征着对自由的渴望。

谢谢您的观看,如果您有问题或者建议可以在评论下提问哦,我一定会吸取意见去做到更好。如果您喜欢的话可以推荐给朋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